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大唐两条龙(条23)
    宋传白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李澈不明白他这么多年没人提醒的时候怎么不行动,但他确实是行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儿子挖老子墙脚本就要比外人来得容易,何况宋传白还有早年埋下的人手,宋阀如今主事的人虽然是宋缺,但宋缺过问的事情却不多,只要稳住了宋缺的弟弟地剑宋智,暂时瞒上几个月还是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宋传白和手底下的谋士商议许久,最后敲定了起事地点。

    物资人手可以从岭南挖,地盘可以搞寇仲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是薛翊提出来的,隋炀帝死后天下大乱,到处起义,经过这些年的战乱,能弄出些规模的大多把自己的地盘经营得固若金汤,唯一崛起在数年之间的势力就是少帅军,寇仲这人野心很大,又有宋阀物资支持,不用担心后勤,故而每打下一个地方,就立刻征兵扩军,很少休整,然后又去打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打下的每一块地皮都是不安定的,只是寇仲的地盘背靠宋阀,难有势力插得进脚。

    李澈从头到尾也只是提出了个大致的设想,看着讨论得热火朝天的谋士们,他总觉有种挥之不去的诡异之感。

    究竟是大夏人太精,还是这里的人太傻?

    等到众人说完,宋传白又看向了李澈,眼里炽热不减,李澈犹豫了一下,说道“宋二爷这些年来将宋阀经营得如日中天,要他没有任何怨言支持另外的势力不大可能,大公子有没有想过拉拢二爷呢?”

    宋传白一怔,随即苦笑道“先生不知,我二叔自小便对父亲十分敬爱,而且早年和寇仲有过交情,物资一事就是他亲手督办,我但凡透露出一点意思,他必要告我的状。”

    李澈想了想,说道“交情是交情,人情是人情,大公子可否收买一两个宋二爷身边的人?一定要是亲信属下。”

    宋传白起初有些犹豫,但忽然又下了决心似的,对李澈长长一礼,道“全听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李先生不大受用,不仅不受用,还觉得怪难受的。

    从宋阀回来,薛翊一路上都在和李澈说话,直到马车停在薛家门口,还拉着李澈又谈了一会儿,这才下车,又派车夫送李澈回家。

    李澈婉拒了薛翊的好意,马车进不了菜市场,他还要去买菜。

    于是薛翊让车夫送李澈去了菜市场。

    卖鱼的大娘仍旧给李澈留了一条鲜鱼现杀,李澈又转了转,买了块肥瘦适中的羊肉,一把青菜和两个蒜,蒜是卖菜人送的。

    对李澈来说,比常人略微好看些的脸最大的作用也就是这个了。

    大夏人爱吃牛羊,然而这里的牛却是很少杀的,猪肉价贱也不好吃,李澈买得最多的还是羊肉。

    晚上的羊肉是他做的,白灼蘸酱配面饼。

    李凝一边吃饼,一边问他,“今天的差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澈觉得不大好说,只道“先生原本想让我去做管账的差事,但那家主人像是有别的想法,不过差事肯定是稳了。”

    李凝也只当是和管账差不多的差事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李澈在青山书院的课业是三年,如今已经过了一年半,平日里也还是去书院读书,只是近来经常会被马车接走,有时候过个一两个时辰还回来,有时候干脆就消失个一两天,李凝有两次睡得好好的听见了敲门声,李澈大半夜出去,往往第二天晚上才回来。

    李凝知道他是去办差事了,然而这家的主人不把人当成人用,李澈身体本来就不好,劳累了这些天,衣裳更宽了,身形更加瘦削,眼下两片青黑,看着就像随时会倒下一样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,李凝实在是忍不下去了,李澈再一次出去了三天,回来大睡了一场,他醒了之后,就见李凝严肃着一张脸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李澈问道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李凝把冷掉的粥拿给他,说道“一整天了。”

    都入了夏,李澈并不嫌粥冷,一口气喝了大半碗,这才觉得自己好点了,端着粥慢慢地喝。

    李凝等他喝完,把碗拿到一边,又严肃地坐了回去,对他说道“你到底在做什么差事?怎么能把人累成这样?还没日没夜的。”

    李澈想了想,说道“就是陪着他们喝茶说话,有时候也出去跟人喝茶说话,不是很累。”

    李凝不相信,指着李澈的脸,“你照照镜子,都瘦成什么样子了?还有什么差事就是跟人说话?总不是陪姑娘吧?”

    李凝原本只是顺口一说,但说完立刻就反应过来了,越想越觉得像,脸上露出狐疑神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陪姑娘?都是男人。”李澈失笑,说道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一时也解释不清楚,一定要说的话,就像是门客之类。”

    李凝不信地说道“我只听说门客清闲,不遇事情能被主人家养一辈子,怎么到你就天天要出去?听着一点都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李澈想了想,说道“可能现在,就是遇到事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凝不是很明白,然而比她不明白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之后,宋传白就开始行动起来了,他原先的那些旧部有几个很是忠心耿耿,当年被宋缺遣散之后辗转又入了岭南军,一直和宋传白有联系,然而先前宋传白一直觉得对比十几万的岭南军,他的那些旧部加起来也只能调动一两万的人手,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如今既要自立,一两万的精锐加上即将征来的新兵,他已经比大多数的起义军首领要来得稳妥了。

    李澈提出的设想里,最难施行的是截取寇仲的物资。

    当年王玄应身死,令王世充不得不另立次子王玄恕,这人和寇仲交好,后来少帅军背靠宋阀另起炉灶,但仍和王世充结盟,共同对抗李密,如今李密有意扩充地盘,整军欲与王世充一战。

    寇仲就正处在支援与否的节骨眼上。

    短期来看,王世充倒台,少帅军可趁此机会吞食一些李密吃剩的残羹冷饭,进一步扩大地盘,但从长远考虑,李密攻下王世充之后,地盘扩大,只需稍稍休养生息,已成势头的李阀和邻近的新生势力少帅军,先吃哪个就很明显。

    宋传白也知道寇仲应当会选择支援王世充,因为最近寇仲那边要的物资更多了。

    宋传白想吃下这批物资,带人另起炉灶,如何吃下这批物资就是个问题,是从宋阀那里拿,还是从寇仲那里拿,也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后来听李澈的,在物资出了宋阀,没到寇仲手里的时候拿。

    那天晚些时候,宋智手下亲信许大海在运送物资时被宋传白派出的人马埋伏,许大海便是先前李澈所说的需要收买的亲信,随即大批士卒连带物资一起被送往他处,许大海则是带着一批宋传白的亲信人手回到宋阀,继续运送物资。

    一来一往,瞒上瞒下,整整两个月的时间,寇仲只零零星星收到过几次掺了沙土的军粮,他是个聪明人,但聪明人也容易想多,心下怀疑是不是因为那日收下了和氏璧,却提出大业未成,要晚两年和宋玉致成婚的事情惹恼了宋阀,但他又觉得宋缺当日表现正常,不大可能在这些事情上克扣他,更有可能是宋智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但他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带着大批人马离开地盘去洛阳相帮王世充,无法亲身问询,只能寄书一封,请跋锋寒送至宋阀。

    宋智收到信的时候,宋传白已经在各地收拢了近三万新兵,连带着一万五千精锐岭南军,带着大批物资一起攻下了寇仲数百里地盘,占郑州为基,正准备攻寇仲老巢梁都。

    宋智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宋阀与寇仲结盟两年,为他了整整两年的物资,大批的金银粮食撒出去,绝无可能只为了要他三瓜两枣的地盘,寇仲大约也对宋阀很是放心,虽然留了人手驻守老巢,但从未防备过宋阀背后捅刀,竟就被宋传白轻轻松松捅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宋缺一是答应过梵清惠宋阀不会争夺天下,二是和寇仲立过盟约,全力支持少帅军。

    宋传白不声不响十余年,一朝动作起来,就把宋缺坑了个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宋智只觉得脑壳疼。

    寇仲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懵了,少帅军与王世充的人马联合起来,和李密一战打得如火如荼,他就是把自己分成八瓣也没法在这个时候回去,可他要再不回去,梁都都要丢了!

    梁都一丢,不管此战是胜是败,少帅军都得不了好。

    王世充战时受了重伤,闻听此事却还是强撑着来安抚寇仲,并允诺打下李密之后将瓦岗军的地盘送给他,寇仲明面上答应,背地里已然转过无数心思。

    唯一什么都没有想的也就是风暴中心的李澈了。

    他在宋传白离开宋阀之后两天卖掉了新买的宅子,把家里的银两散钱全部换成了金饼,买了一辆马车,带着李凝有条不紊地离开了宋阀。

    去郑州,宋传白的地盘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  评论日报

    我要甜甜甜青青子衿俏书生,魏晋风流真名士。

    江溯薛家的三个菇凉在内院墙头撑着看哥哥的样子,突然想到了三只柴犬在洞洞里露脸,噗哈哈哈好像啊

    不看原着只爱同人哎,哥哥多好啊,外面的都是大猪蹄子

    zoey哥哥:穷酸?我的脸不同意

    胖萍这之后的天下应该换了吧,不是李而是宋了。

    豆包豆饼宋缺是个大猪蹄子……当年看双龙只觉得热血奔腾,现在回头再一品,实则逻辑不严谨,唯主角论了。在一个草包都想争当英雄的世界里非要掺和点情爱,为了点上乘武功就要断情绝爱,感觉内功心法就是洗脑包,武功练多了脑子都练坏了。也算是古早杰克苏影视剧了……

    清明团子镇纸,坐拥天下第一美貌的兄妹,却是个公公猫

    猜作湘君镇纸生无可恋,莫挨老子,不行,我亲亲小姑娘还在等我,扶我起来,我还能吃

    妖言苏梦枕!!!楼主!!!梦枕红袖第一刀!!!楼主就应该和仙女在一起!!!已改网址,已改网址,已改网址,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,新  新电脑版     ,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,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,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