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2章 生日礼物
    黎舟给弟弟介绍道“这是沈艺博, 沈教授,之前岛上房子的设计图都是他在负责, 帮了很多忙。”

    沈艺博有些腼腆, 跟在象牙塔里读书多年的人一样, 总是带着一点不擅长打交道的生疏, 但是人不错, 并没有因为黎江年纪小而忽略他, 笑着跟他点头问好。

    图纸放下之后,沈艺博也没有马上离开, 在客厅多坐了一会跟黎舟搭话,“对了,上次你托我找的那几本书我找到了, 就是现在景观类的书不太多, 我把之前我在国外读书时候用过的两本给你拿过来了,你先看着。”

    黎舟接过那两本厚重的专业书,跟他道谢。

    黎舟跟他非常客气, 话也简短,但是再短的话沈艺博坐在那听着都挺高兴的。他坐在那谈了一阵景观方面的事,又对黎舟道“你这方面有什么想问的,随时给我打电话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 这已经很打扰您了”

    “不会, 不打扰”沈艺博立刻道, 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太快,又笑了一下解释道, “我有的时候跟你说说话,就挺有灵感的,上次房子的图纸有好些你想的比较周到,像是院子里的天井和葡萄架,就很好,特别有生活气息。”

    黎舟道“那都是我爸想的,我也觉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艺博跟他开玩笑道“那陆厂长也很有这方面的前途了,有的时候看多了设计出来的东西,真觉得这样返璞归真就很美。”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黎舟,眼里带着欣赏。

    黎江听了一阵,觉得没什么意思,就起身去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黎舟抬头看了他一眼,但也没说什么,只是再听沈教授说话的时候总有些分神这也不怪他,这两天黎江和乔佐两个人掐的厉害,他只要不盯紧了,没过几分钟总能弄出点事来。现在虽然乔佐不在,黎舟还是习惯性想把弟弟放在视线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这种庄园式建筑在国外挺常见的,还有很多比较开放的观点,就像是房子一样,设计的最根本是为了功能性,把功能性和美观结合之后,再做出一个概念,有了自己的风格”沈艺博兴致勃勃说了一阵,他见黎舟不是很感兴趣,就识趣的换了一个话题问道“岛上住着还习惯吗如果你家里人对房子有哪里不喜欢,用着不方便就跟我说,我可以再修改。”

    黎舟道“谢谢,他们都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艺博笑道“你给你弟弟留了很多空间,卧室和书房都准备了,我还以为你是独生子女。”

    “他平时在外地念书,那边家里也有我的房间。”黎舟没有再深聊下去的意思,只大概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么干巴巴的几句对话,沈艺博也在认真倾听,他喝了一杯茶之后还想聊关于艺术类的话题,这些黎舟之前陪着黎曼的时候听过一些,也能聊上几句,但他自己不是很感兴趣,如果是艺术鉴赏方面,弟弟和外公他们懂得更多,他不过只学到一点皮毛罢了。

    黎曼对他们的培养多是观察,让他们兄弟有自己的审美和观点,黎舟切入点和沈艺博不同,有些时候都是相反的。

    但是沈艺博听起来依旧很高兴,“听你这么说,也有些道理啊,我之前都没想起来还可以这样,你以前学过艺术鉴赏吗”

    黎舟道“家里人聊天的时候偶尔会说起这个,我随便说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学过鉴赏,艺术品拍卖会倒是参加过不少,黎家这类物品很多,在这种氛围下看多了也就懂一些。

    沈艺博颇感兴趣道“你还有一年多就要读大学了吧,有没有兴趣学建筑方面”

    黎舟还未回答,就听到拖鞋踢踢踏踏的声响,忍不住下意识回头去寻找弟弟的身影,这几天都已经养成习惯了,一有动静就紧盯着才放心。

    黎江走过来,打了个哈欠站在沙发后边伸手抱住他,声音不轻不重道“哥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黎舟拍拍他的手,“那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背后的男孩道“浴室花洒坏了,用不了,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沈艺博立刻起身道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黎江看他,似笑非笑道“沈教授会修吗”

    沈艺博卷起一点袖口,“我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麻烦沈教授了,浴室在那边。”黎江指了他刚出来的方向,说完又缠着大哥道,“哥,前两天你是不是帮我收的行李我不知道衣服放哪里了,你再帮我拿一套睡衣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艺博在浴室卖力修好了花洒,时间也过去了大半个小时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黎江在一边打着哈欠,见他修好了就笑眯眯地跟他道谢,等沈艺博拿着自己外套,被送出门外的时候,都没来得及再看到黎舟一眼。

    黎舟也找不到弟弟的睡衣,明明之前叶红玉买了两三套新的,其中一套还印了小狗爪子的图案,他印象特别深刻,但是现在翻遍了房间也找不到,最后只能拿了自己一套替换的睡衣过去,道“我也找不到,你先穿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黎江点头应了,接过来道“大哥帮我试试水温。”

    黎舟过去开了热水,“可以用了,你洗吧。”

    黎江解开衣扣,不放心道“要再多试几次,刚才那个沈教授其实也不太会,水温忽冷忽热的,差点烫着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黎舟才想起来,“沈教授呢”

    黎江解扣子的手指停顿一下,若无其事道“哦,他走了,大教授应该挺忙的吧。”

    黎舟也没在意,给弟弟调了水温之后,瞧着没什么问题就让他继续洗澡了。

    小少爷洗澡事情也特别多,要这个要那个,黎舟被他喊了第三次的时候,忍不住把毛巾丢在他脑袋上,“自己擦。”

    黎江自己擦干了,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黎舟耳朵动了下,问他“你说什么”

    黎江穿着一条睡裤,光着上身站在那用毛巾擦头发,声音大了一点道“我说,等以后大哥让我帮忙的时候,我才不这样。”

    黎舟教育他“我从来不用别人帮忙洗澡。”

    黎江背过身去继续擦头发,没吭声。

    晚上家里就他们两个人,黎江借口客房窗户有点漏风,抱着枕头去了大哥房间里。

    黎舟这边是一张双人床,他睡觉规矩,只睡一半就足够了,剩下的空间足够弟弟睡过来,也就没拦着他。

    黎江先是跟他哥一样平躺着,但是很快就翻身过来对着黎舟道“哥,那个沈教授不对劲,我觉得他居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黎舟闭着眼睛道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那个人怪怪的。”黎江靠近了一点,声音带着些不高兴道,“他看你的眼神特别怪,我不喜欢他,还有他跟你说话的时候,老是跟套话一样什么都问,一看就动机不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才是动机不纯。”

    黎江一颗心猛地跳动了几下,喉结滚动,就看到他大哥身体动了一下,手放在了自己肩膀上,带着点鼻音道“回你自己枕头上去,都占了我一半枕头了。”

    黎江心脏慢慢归位,但脸上还是一阵阵发热,他小声道“你以后别单独见他,我觉得他不好。”

    黎舟嗯了一声,笑道“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吧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男孩安静了片刻,忽然伸手过来,摸索着握住了他的手,低声道“哥,你想学建筑”

    黎舟没挣脱他,随意回道“没有,就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男孩又斟酌道“学艺术的人都比较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舟已经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声音努力保持镇定,试探道“有些,也会喜欢男的。”

    黎舟过了一会,才道“也没什么奇怪的,喜欢谁都没有错,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黎江翻身过来,靠近他一点道“哥,你觉得喜欢男的也不奇怪吗”

    “这是别人的自由,就算沈教授喜欢男人,也是他自己的选择,我们过自己的就是了”黎舟的声音带着一点睡意,不是很清晰,“明天一早的飞机,快睡吧,到了外公那边我再陪你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黎江第二天瞧着有黑眼圈,但是精神很好,一路上都很亢奋的样子。

    黎舟有点奇怪,不过想想可能是要回去见到家人,弟弟会这样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刁明山跟他们一路回去,隔着机舱过道坐在旁边翻看报纸,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。他觉得小少爷这大半个月简直太听话了,又乖又懂事,一点麻烦都没招惹,简直是模范小孩。一想到大少爷跟着回g市之后,还能过上一整个寒假这样的舒服日子,他就忍不住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刁先生觉得这种日子简直不要太幸福,他身上都充满了力量,连续在公司加班十天都干劲满满的那种。

    g市。

    黎家的车一早就等在那里,只是这次来接的还多了一位,黎曼抱着一束花等在那里,她穿了一件斗篷式羊绒外套和长过脚裸的厚呢裙,还是那么美,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,瞳色清亮,眺望人群的时候满是期待。她一看到他们兄弟两个就笑着招了招手,走过去给了兄弟两人一人一支花,身旁的司机手脚利落地接过了一行人的行李,很快就送到车上去了。

    黎舟看到黎曼非常惊喜,被黎曼抱住的时候也笑着轻轻回抱了她一下,在她耳边喊了一声妈妈。

    黎曼脸颊贴着他的,轻笑道“欢迎回家,宝宝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轻,也只说了一遍,很快就喊他小舟了,说着的时候还眨了眨眼睛,像是特意不让旁人听到她们母子的悄悄话一样。

    黎舟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黎江也得到了一个拥抱,不过比起大哥,弟弟多了几分任性的理由,看了自己手里的花又看了黎曼手里那满满一大捧玫瑰道“妈妈,为什么我们的这么少你手里还有这么多,是要送给谁”

    黎曼捏了他鼻尖一下,笑道“给你外公呀,小醋包,整天都要攀比。”

    黎舟陪她一起慢慢走着,听见摇头笑道“妈,你不知道黎江在岛上的时候有多能攀比,他和乔佐,一天要吵十次架。”他挑了一些有趣的事讲给黎曼听,把对方逗得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黎曼听完了心满意足,总结道“黎江交到新朋友了呀。”

    黎江在一旁变了脸色,立刻道“没有的事,我跟乔佐不熟。”

    黎曼困惑道“可是听起来,你们关系很好。”

    黎江咬牙道“一点都不好,最好这个寒假他都在港城,别再碰面才好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黎舟,连黎曼都笑了。

    一路顺遂,很快就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黎老把临近的一套别墅也买了下来,改造了给黎曼做画室,平时也让她住在那边,一应用度和在京城的时候一样,吃的用的全都挑了最好的给她。

    黎曼先带着他去了自己那边,走进去的时候,黎舟才发现刚才老远在半山腰看到微微反光的,竟然是这边院子里用玻璃搭建起来的一个三角形花园,顶支得很高,阳光照射下来温暖又惬意,隔开了g市冬日里湿冷的寒意,只剩下如春日一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黎曼带着他们走进去,直接去了画室那边,画室布置的和她京城的时候用的差不多,好些东西非常眼熟,不知道是直接搬运过来的,还是又在这边买了一份。黎舟眼睛扫过一旁的花瓶,他记得弟弟小时候淘气,有一次还打碎过一只这样的花瓶。

    “小舟,你来看这里。”黎曼喊他。

    黎舟走过去看了,那是一块蒙着白色防尘布的一大幅画,黎曼冲他招手,笑着道“你打开看看呀。”

    黎舟大概猜到了,上前掀开防尘布之后,果然看到了一幅自己的画像。

    画上的少年露出侧脸,眼睛看着手指上那只胖嘟嘟的绿色鹦鹉,正举起手指低头亲吻那只小东西,眼睛里带着流淌的笑意,干净又温暖。

    那是只有做母亲的人,才可以细微观察到的一点情绪流动,也只有带着爱,才能把它一点点融入笔尖,慢慢雕琢着画出来。

    黎曼在一旁道“我问过你红玉妈妈,她告诉我你的生日是1月17号对不对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天,还是要把礼物亲手送给你,画了好久呢,黎江特别小气,明明有那么多照片,只肯给我看几张,好多我都是自己想着画的。”

    黎舟看了好一会,轻笑道“很好看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黎曼开心起来,又挽着他的手带他去看了旁边的一间画室,这个房间要小一些,但是已经在墙壁上挂上了许多画框,有些只写了年份时间,有些已经装裱了画作,有几张能看出是黎曼画的,每一张风格各异但都非常灵动,但也有几张像是小孩儿胡乱涂鸦,但也固执地站了几个空位,最敷衍的一个是写了一张纸条用图钉按在“1981”年那个空位上,占了地盘的纸条上写着飞扬的两个大字我的。

    黎舟有些不太明白,“妈,这是”

    黎曼开心道“是我和黎江给你准备的惊喜呀。”

    黎舟愣了下,他抬头认真去看,但也没看懂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黎曼跟他解释道“因为之前我们给小舟过的生日是在中秋嘛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和黎江商量了之后,决定帮你把以前的生日礼物都补上,喏,上面有些是我要送的,有些你弟弟抢了,他说还没想好,要慢慢补,先占了位置,是不是很霸道小舟1岁生日的时候,他明明还没有出生呀,非要抢”

    黎江跟在他们身后,听见也只歪头看了墙上那些年份数字,没有说话,显然不打算放弃主权。

    黎舟抬头再看向那一个个代表他出生和成长年份的数字的时候,眼中带了几分动容,黎曼妈妈的用心,还有弟弟的霸道,都让他心里软了一下,像是含了一块糖在舌尖上慢慢融化,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他看了很久,这些未完成的礼物有些非常昂贵,有些却是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,他没有说出拒绝的话,也做不到生分,点头道“那我等着,妈妈可以画的慢一点,没事的。”他回头看了黎江一眼,唇角含笑道,“黎江的礼物也是,我会很期待。”

    弟弟视线跟他对上一下,很快就眨眨眼睛看向画框,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黎曼听见好奇道“哎,黎江这次去有送你礼物吗他说带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黎舟摇头道“没有。”大概是心情不错,他难得还学着弟弟平时的样子偷偷告状道,“他都没有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他生日的时候收到了叶红玉送的新电脑和游戏机,陆老大一如既往送的既土且壕,送了他一尊分量很重的小金佛,是笑口常开弥勒佛。至于黎江,当天跟着吃了蛋糕,除了在唱生日快乐歌的时候跟着大家一起唱了几遍,回来的时候还抱着枕头硬是赖在他床上一夜,抱着他胳膊睡的,半大的小伙子了带着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黎舟为此第二天起来胳膊都是麻的,在学校写字的时候都时不时刺痒一下。

    黎曼不解,小声问了儿子好几遍,黎江被她问得耳尖泛红,嘟囔道“知道了,我晚上回去给大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哥哥的生日,以后不可以任性,要认真祝福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中秋也是他生日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送两份祝福嘛”

    两个人低声说话,黎江在别人面前可以横,但是当着黎曼直接哑火了,直到哼哼唧唧认错黎曼才放过他。

    黎舟在一旁笑着看他,对弟弟发来的求助眼神视而不见,这一幕他有很久没见到过了,现在看着还是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他记得黎江成年后脾气张扬跋扈,外公不在之后,唯一能让他俯首帖耳听话的也只有黎曼了。再高大的男人,在母亲面前依旧是个小孩子,他们兄弟两人成年之后活得像是仇家,但每年固定见面的时间还是有的,那就是在黎曼的生日家宴上。

    每次小黎总拧着眉头黑着脸被黎曼妈妈逼着喊他一声“哥”的时候,黎舟面上不显,但是心里还是带了一点别样的情绪。不是压了弟弟一头的那种高兴,而是,他们好像只有在黎曼面前,才会恢复成小时候的简单关系,才会让他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虽然生日礼物送了,但是它实在太大,黎舟搬不走,在跟黎曼申请之后暂时把它寄存在这边。

    黎曼对此挺高兴的,对他道“再等一两个月,还能画好一幅,到时候可以一起带回去,我画铃兰给你,到时候可以挂在房间。”

    黎舟笑道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完了画,又去了黎老那边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黎老书房里还有客人,不过跟往常不同,只坐了不一会客人就走了,临走的时候黎老还走出来送了对方两步,对方脸上带着笑意,不住道“您留步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,之前那些话我们听了也担心的不得了,主要是担心您的身体健康,现在瞧见您都好,我回去跟大家说一声,大家伙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黎老笑道“等过两天吧,明山回来整顿一下,我去公司开个会,这段时间也是我不好,老了,身子骨一受寒就懒得动弹,也该去公司看看那些老伙计才是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的客气,连声让了黎老几句之后,才坐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黎舟他们在门口的时候遇到对方,刁明山上前去送了对方一程,拍着那人的肩膀低声说着话走远了。

    黎舟多看了那人一眼,虽然年轻了一些,但是他对那个人也有印象,是以前董事会的人。只是他到底算是哪边的人并不好说,江心远有一段时间手里握了不少权利,这人也曾经出现在江心远那里,后来刁明山把黎江扶上马,小黎总大权在握之后,对方又是站在他们这一边。

    黎曼眼里只看到年迈的父亲,她有些心疼老人,上前去扶着他进了客厅一边走一边道“爸,医生说让你多休息的,上次头疼还没有完全好,你不应该工作。”

    黎老和外孙一样,都不敢和她正面起冲突,岔开话题笑呵呵道“这不是听说小舟他们兄弟回来了吗,我一高兴就好了很多哟,你这花不错啊,拿了这么多来,是给我的吗”

    黎曼道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黎老不放心,又问“全都是给我的吧”

    黎曼被他都笑了,点头道“对对,您怎么和黎江一样,也这么小气。”